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互联网基础资源如何夯实

  域名、IP地址、路由等互联网基础资源建设是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维护国家网络安全稳定的重要基石——

互联网基础资源如何夯实

  光明日报见习记者 李春剑 光明日报记者 崔兴毅

  域名、IP地址等是互联网的基础资源,它们和服务系统连接定位了体量巨大、种类繁多、业务复杂的互联网应用和人机物对象,对于支撑互联网互联互通和安全稳定运行具有重要作用。

  经过近30年的快速发展,我国互联网服务种类与数量快速扩展,产业生态日趋成熟,已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如何分配好、利用好、管理好互联网基础资源?我国互联网基础资源发展仍面临哪些挑战?

  在12月12日召开的2023(第四届)中国互联网基础资源大会上,国内外专家学者就互联网基础资源发展新趋势新挑战、加快推动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互联网和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赋能新型工业化等展开讨论。

  互联网基础资源管理面临哪些挑战

  互联网基础资源建设是推动互联网行业高质量发展、维护国家网络安全稳定的重要基石。目前,我国域名总数超3000万个,国家顶级域名“.CN”数量近2000万个,IPv4、IPv6地址规模位居全球第二,其中IPv4地址分配数量3.92亿个,IPv6用户超过7.7亿,位居全球第一,IPv6活跃终端连接数超16亿,移动网络IPv6流量占比超过55%。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大会上表示:“从IPv4到IPv6的发展不仅仅是IP地址数量的扩展,更是增加了可扩展的地址字段,这个字段提供了广阔的编程空间。”

  当前,ICANN(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对IPv6地址的分配方法仍然沿用IPv4的方式。邬贺铨建议,我国应积极推进ICANN改革,优化IPv6地址分配机制。

  生成式人工智能浪潮下,互联网基础资源管理与安全保障能力面临哪些挑战?

  邬贺铨指出,IPv6海量地址扩充了互联网基础资源的能力,也通过IPv6+扩展了IP地址字段的功能,但同时也增加了黑客的攻击目标;5G+工业互联网促进了企业数字化转型,但也对工业网络安全防控有了更高要求;生成式大模型引发AI的新浪潮,但AI可能会被黑客利用获取对互联网基础资源的控制权,基于AI的互联网基础资源管理和安全保障能力将成为未来发展的重点。

  我国互联网基础资源建设还需突破哪些难关

  “目前,9000多个互联网国际标准中,由中国科学家牵头的只有150多个,这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建平说,“互联网体系结构的演进性特点决定了其关键技术仍在不断被完善。”

  对于我国互联网核心技术发展为何仍然受限,吴建平说,在互联网发展进程中,我国早期参与较少,历史发展进程存在空缺,因此话语权相对薄弱。

  吴建平介绍,互联网互联互通的核心是路由系统,当前仍存在路由劫持、路由泄露、源地址伪造等三大世界性技术难题。路由系统必须不断满足应用和通信发展的新需求,并通过其关键技术创新研究,有效防范相关安全风险。此外,针对互联网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发起的DDoS攻击(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也是目前互联网领域关注的重点问题。

  互联网基础资源如何助力新型工业化发展

  近30年来,我国互联网产业成绩亮眼——建成全球规模最大、覆盖广泛、技术领先的移动通信网络和光纤网络,算力总规模居全球第二。

  “互联网打破了传统工业资源配置受到的时空限制,可实现更灵活高效的资源有机整合,有效降低成本。基于互联网实现生产流程自动化管理、市场需求精准预测、供应链实时协同,加速传统产业跃迁升级,推动工业企业向更高附加值、更具竞争力的方向发展。”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主任、党委书记刘郁林说。

  数据显示,2022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50.2万亿元,占GDP比重的41.5%,互联网日益成为推动发展的新动能。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鲁春丛介绍,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开展国家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的建设,目前已构建全国装备制造业数字供应链平台、工业数字化碳管理公共服务平台等6类主要应用。

  “下一步,要积极推进行业自律,强化技术能力建设,支撑互联网基础资源管理工作的有效推进。”中国互联网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陈家春说。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徐晓兰在会上透露,接下来将继续推动下一代互联网、通用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研发和应用推广,提升我国数字产业的自主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加快工业互联网规模化应用,驱动产业数字化转型向更大范围拓展、更深程度渗透、更高层次演进;聚焦数实融合重点领域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促进各类要素资源向企业汇聚,推动各类经营主体深度合作,促进产业全要素的互联互通,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步伐;积极参与全球数字治理和国际规则制定,加强互联网领域国际合作,促进数字经济产业链各方交流,不断深化数字领域国际共识。

  《光明日报》(2023年12月15日 08版)

[
责编:袁晴 ]

More from 观点 / VIEWPOINTMore posts in 观点 / VIEWPOI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