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提高研究水平 扩展研究外延——近年科技考古成果扫描

  光明日报记者 李韵 王笑妃

  南海海下1500米的幽深处,能见度极低,一只机械手却可以灵活地搬运沉船中的瓷器。只见它精准地靠近一个瓷瓶,轻轻地拿起,转动方向,稳稳地放入旁边的蓝色收纳筐中,熟练程度几乎和人的手臂相同。

  “这是在使用柔性机械手提取文物。”国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研究馆员宋建忠一边通过监视器观看深海作业直播,一边向记者介绍,“文物提取还离不开长基线定位技术进行位置标定,有了这项技术,我们对水下遗址的测绘和测量可以精准到米级。”

  5月20日,国家文物局在南海布放了我国第一个深海水下沉船遗址永久基点,以方便对南海西北陆坡两处明代沉船进行考古调查、发掘。

  探“深海宝藏”,是中国考古人多年的心愿。随着考古科技的发展,海洋物理探测技术不断升级,载人潜水器等深潜设备频频迭代,考古发掘得以从陆地扩展到水下,并向深海挺进。

  “中国水下考古前30年的工作范围基本局限于近海浅水区域,面对平均深度1200余米、面积逾200万平方公里的南海从前只能‘望洋兴叹’。如今,随着深海技术的突破性进展,我们得以揭开沉眠水下船只的秘密,还原了更真实全面生动的‘舟舶继路、商使交属’的海上丝绸之路。”宋建忠激动地说。

  现代科技的光芒照亮蔚蓝深海,考古科技也在更多的方面进步。

  植物学、动物学、化学、物理学、地质学、环境学等前沿学科的最新技术重塑现代考古,不断拓展我们对中国百万年人类史、一万年文化史、五千多年文明史的认知。

  “我们团队解码了目前所知东亚最古老的现代人基因组——4万年前的‘田园洞人’。通过遗传分析可以看到,‘田园洞人’已经是遗传学意义上的东亚人了。我们还发现了他们与古欧洲人的联系,这让我们看到了东亚史前人群的多样性。”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付巧妹兴致勃勃地分享,“古DNA研究还证实了我国福建古人群与南岛语系人群的同源性,揭示了新疆、青藏高原等边疆地区人群多元融合而相对连续的遗传结构等。”

  在古DNA研究领域,科技不断助力考古学者破译藏在基因里的人类族群迁徙、演变、融合的“密码”,填补人类历史的缺环。专家学者运用古基因组学最新的实验技术和分析方法,从人类化石、骨骼遗骸或是曾经生活过的地层沉积物里,提取到千年、万年乃至十几万年前的人类DNA,用肉眼不可见的微观“钥匙”,探究人类起源、演化的历史。

  新工艺、新设备、新材料不断被运用于考古,现代科技深度介入田野调查、勘探、发掘、整理等考古工作全链条,人们对古代社会生活的认知也随之不断深化——

  利用航空器拍摄照片,来寻找、确认遗址的位置和形状,还可以利用空间技术来发现、研究和分析未知的遗址;

  在不损伤文物的前提下,清晰地分析出瓷器、金属器中的化学成分,推断出当时制造技艺的水平;

  通过检测分析已经炭化的出土稻谷中的植硅体,能获知稻谷的种植年代……

  当下,越来越多的中国考古人使用现代科技手段破译古老遗迹的秘密。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陈星灿所说:“科技考古不断提高考古学的研究水平,扩展考古学的研究外延。”

  从泥土中提取的DNA告诉我们,早在四万年前,我们的祖先已经踏上青藏高原;通过植硅体检测,一万年前的水稻、8000年前的小米证明,在中华大地孕育出的史前农业文明璀璨艳丽;利用遥感技术发现良渚古城周边的大型水利系统,为中华5000多年文明找到了关键性证据。借助科技的力量,考古为我们溯源来路,提供自信的底气,凭借这种底气,我们正向世界更清楚地展现一个民族文明发展的历程。

  《光明日报》(2023年12月15日 09版)

[
责编:王蕾 ]

More from 观点 / VIEWPOINTMore posts in 观点 / VIEWPOI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