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怎么看?怎么干?

  近年来,我国平台经济迅猛发展,在变革中孕育,在变革中成长,同时在变革中走向未来。在中国经济网近日举办的主题为“数实融合浪潮下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路径探讨”的研讨会上,多位专家学者、企业代表畅论如何推动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提升平台企业国际竞争力,以及加快平台治理创新等议题。

  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研讨会现场 中国经济网记者 张相成 摄

  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正当时

  与会专家认为,平台经济发展潜力巨大、机遇巨大。当前,平台经济正处在重要变革时期,正经历需求、技术、产业、动力、竞争等多方面的深刻变革。

  对于平台经济发展现状,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用“正是万马奔腾的时候”来总结。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6月底,我国市场价值超十亿美元的平台企业共148家,价值规模为1.93万亿美元;市场价值超百亿美元的平台企业数量为26家,价值规模为1.61万亿美元。

  谈及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指出,平台经济大多由民营企业创办运营,解决好民营企业的信心和预期问题至关重要。刘世锦提出,以企业家精神引领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他认为,中国经济正在经历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应允许和鼓励平台企业、大型科技骨干企业大胆投资、积极创新,参与国家重点项目建设。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提出,平台企业高质量发展要重视负责任的发展。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需要提高科技创新高质量发展的支撑能力,尤其是面对数字技术发展给内在统一把握创新发展与绿色、协调和共享发展提出的新挑战,要打造以数字经济驱动的兼具高效率和包容性的高质量发展模式。

  拼多多副总裁王雷在研讨会上介绍了拼多多作为平台企业探索高质量发展的具体实践。王雷说,拼多多目前拥有年活跃用户近9亿,活跃商户1300万。“近年来,特别是2023年以来,我们在战略上加速推进由快向稳、从速度到质量的转型。”王雷表示,拼多多开启了追求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将高质量发展作为当前的首要目标与重要任务。

  加快提升国际竞争力,培育跨境电商“黑马”

  “跨境电商已经成为外贸的一匹‘黑马’,势不可挡。”魏建国用“黑马”来形容跨境电商,并指出跨境电商发展突出表现在速度快、体量大、后劲足。魏建国认为,下一步跨境电商如何发挥优势在新发展格局下起到重要推动作用,仍然任重道远。他认为,创新、开放、绿色是跨境电商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建议从这三个方面来进一步推动发展。

  以多多跨境为例,每天出口包裹量超过40万个,日均货重达600吨左右。目前,多多跨境已深入广东、浙江、山东、安徽等地的百余个制造业产业带,推动优质制造产品进入了北美、澳洲、欧洲、亚洲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

  透过企业的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副主任、研究员魏际刚观察到,平台经济跨时空效应使其面临不断增强的国际竞争、区域竞争以及产业生态竞争。平台越来越成为国家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认为,要统筹推进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要有全球视野、战略思维、创新意识,紧扣国情,统筹发展与安全,统筹国内与国际两个市场。

  跨境电商创新引领外贸发展到新的阶段。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商务与经济合作学系主任王健认为,数字经济时代,必须把平台企业推向国际,让平台企业做大做强。他认为,我国跨境电商创新体现在模式创新、业态创新、政策创新、监管创新等方面。与此同时,我国的平台企业也要进一步增强国际竞争力。

  为创造跨境电商的新优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认为,我国的制造业优势、人才优势、创新优势、数字化基础设施优势等完全可以结合起来。“我们要借助这些优势形成跨境电商的国际化大平台,瞄准、超越亚马逊等国际平台。”

  加快平台治理创新,促进数字经济发展

  高质量发展,对平台治理创新提出了新的要求。当前,我国平台经济监管多部门共同治理格局逐渐形成,顶层制度设计逐步健全,“超大型平台”分级监管思路初步确立。

  与会专家认为,实现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政府、企业双向发力,在政府侧加快形成与高质量发展相适应、相配套的政策环境,在企业侧加快转型创新发展。平台经济常态化监管就是要更好地平衡监管与发展的关系,实现“在规范中发展,在发展中规范”,创造可预期的政策环境,为推动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所长辛勇飞谈到对加快平台治理创新、提升常态化监管水平的思考。他指出,平台经济监管水平有待进一步提升:监管规则有待进一步明确细化,协同监管有待进一步完善优化,监管方式有待进一步改革创新。他建议,从明确监管规则、健全监管机制、优化监管方式三方面入手,提升平台经济常态化监管水平,更好地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提出,建立以监管平台为核心的外部监管机制,建立以平台为核心的内部治理机制,建立行业自律管理机制。她指出,所谓的行为监管并不是监管平台的行为,而是站在消费者以及商户服务对象权益保护的维度去监管平台。建立以平台为核心的内部治理机制,要促进平台内部治理的组织架构,明确相关主体责权利,制定和实施系统化的制度、流程和方法,确保平台统一管理,实现相关利益主体之间的权利、责任和利益的相互制衡。

  在中国数实融合50人论坛副秘书长、数字经济智库首席研究员胡麒牧看来,平台治理核心要解决“必选动作”和“自选动作”的问题。“必选动作”是要落实政府部门的监管,解决底线和风险问题;“自选动作”是要构建高水平的生态,解决发展问题,通过更好的基础设施供给,通过高质量的服务去引导,通过正向的激励去引导供给端和需求端向高质量迈进。

  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上,平台经济大有可为。广大平台企业乘“数”而上,顺势而为,坚定信心向前看,敢拼敢闯加油干,在创造就业、拓展消费、加快创新等方面大显身手,将打开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为中国经济注入新的活力。(中国经济网记者马常艳)

More from 消费 / CONSUMPTIONMore posts in 消费 / CONSUMP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