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米兰街头拉二胡 她让世界“听见”中国传统音乐

  从小就学习二胡的郑晓慧,现在正在米兰理工大学建筑系攻读硕士。从2023年4月份开始,她利用业余时间,走上街头拉二胡,每次表演,都会收获驻足围观。前不久,记者跟随郑晓慧,记录下了她最近一次的演出现场。

  中国留学生米兰街头演奏二胡

  穿上汉服、化好妆容,郑晓慧收拾好二胡和音响设备,和同学出发前往表演地。一个月前,她已经预约了这次街头表演,地方选在了一条热闹的商业街。

  走在路上,郑晓慧身穿的中国传统服饰吸引了很多目光,对此她早已习惯,面对路人的合影要求也从不拒绝。半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

  简单调试后,郑晓慧开始了当天的表演。

  从2023年4月开始,郑晓慧已经进行了几十场街头表演,每个月都有三四场。每次表演,她都做了精心的准备。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郑晓慧演奏了多首曲目,既有《赛马》等中国传统民乐,也有改编流行音乐和知名意大利歌曲的段落。

  表演过程中,不少行人驻足欣赏,他们对郑晓慧手中的这把乐器很感兴趣。

  现场观众:她演奏得很好,这种乐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从小学习二胡 多次获得奖项

  郑晓慧来自山东,从9岁起开始学习二胡演奏。起初,父母只是想锻炼一下她的专注力,没想到晓慧越拉越好,多次在国内的音乐比赛中获奖。2021年,本科毕业的她来到意大利米兰求学。

  在异国他乡的前两年,埋头学习的晓慧并没有想过要在街头表演二胡。直到去年,她在网络上看到了一段别人进行街头表演的视频,让她有了尝试一下的想法。

  让更多人领略中国二胡的魅力

  郑晓慧:其实我大学本科期间在西安,就很想尝试在天桥上表演,但是一直没有实践。来米兰读书之后发现,街头艺人的表演氛围特别好,尤其是我在网上看了一个罗马的小提琴手,在街演的时候现场氛围特别浓厚,大家跟着转圈圈跳舞。我才发现,原来音乐可以这么有感染力,于是这件事鼓励我把二胡带上街头。

  第一次走上街头,郑晓慧开始有些紧张,但随着表演开始,观众的热情反应让她迅速进入了状态。

  郑晓慧:当时我在表演《朋友再见》的时候,发现观众越围越多,甚至有老爷爷在跳舞,并且更多观众跟他一起跳,我就跟着不自觉摇摆了起来。还有一个特别好玩的事情,当我表演中国风的《兰亭序》的时候,会有意大利阿姨打中国的太极。

  随着表演场次增多,郑晓慧的同学叶鹏建议她把自己街头演出的视频发到网上,让更多人领略中国二胡的魅力。

  郑晓慧同学叶鹏:我觉得就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借助互联网的风,把中国文化传到了世界各地。觉得这也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们一直坚持到现在。

  慢慢地,郑晓慧的街头二胡演奏在网络上被越来越多人关注,还引来了意大利当地媒体的采访。

  郑晓慧:他们的报道占了整个版面,主要描述了我表演的现场。我觉得我们的音乐,中国音乐相当于架起了一座文化交流的桥梁。

  为了创新表演内容,郑晓慧还和其他乐手合作,将二胡与琵琶、大提琴、萨克斯等乐器配合演奏,她和同学们集思广益,想更好展现中国传统民乐的风采。

  郑晓慧同学马若萌:我看到了郑晓慧的表演以后觉得很受鼓舞,我也可以加入,把一些比较好的,带有民族特色的音乐和形式搬上街头,分享给更多的人。

  2023年的国庆节,郑晓慧和同学们一起,在米兰多个地标建筑前演奏了乐曲《我的祖国》。为了这场表演,他们排练彩排了很多次。

  最近,面临毕业的郑晓慧正在抓紧完成自己的毕业设计。2026年米兰将举办冬奥会,她设计了一栋可以在冬奥期间接待游客,冬奥结束后作为学生公寓的建筑。虽然有学业压力,但春节即将到来,郑晓慧还是想准备一场新春表演。

  郑晓慧:我准备了《新春序曲》和《喜洋洋》,这两首曲子我觉得是比较有年味的曲子。过年要和家里人视频通话,拜一下年,和米兰的朋友和同学一起吃年夜饭看春晚,包饺子。

  对于未来,郑晓慧满是憧憬,她说,不论自己将来做什么,在哪里生活,她都会把二胡带在身边,让更多人了解中国民乐。

  郑晓慧:未来希望可以开自己的专场音乐会,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民乐。

  音乐无国界 传统有魅力

  经典的二胡曲目大多比较深沉、忧伤,而郑晓慧的街头演奏从曲目到妆容,都融合了传统与时尚,令外国观众耳目一新的同时,也让熟悉二胡的我们眼前一亮。

  用民族乐器演奏流行音乐,与西式乐器合作演出,近年来类似的形式也出现在一些晚会节目中,但当它走上米兰街头与当地观众零距离互动时,就成了生活的一部分,这不仅彰显了传统的文化魅力,更为传统注入了新的生命力。

  郑晓慧拉二胡时,旁边有观众翩翩起舞,所有人沉浸其中,纯粹享受音乐,如此中西合璧、载歌载舞的场景令人难以忘怀。相信这些走出去的年轻人会通过他们的时尚表达,让传统文化和东方艺术为世界带去快乐。

  (总台记者 殷欣 马荣达)

[
责编:杨煜 ]

More from 观点 / VIEWPOINTMore posts in 观点 / VIEWPOI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