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以新产业探索治理新路径

今年4月,国家“沙戈荒”基地中首个备案、开工的项目——宁夏腾格里沙漠3GW新能源基地光伏项目一期100万千瓦工程顺利并网发电。该项目全部建成后,年发电量可达43.5亿千瓦时,与宁夏其他部分电力打捆后,通过今年6月开工建设的宁湘±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输送至湖南,年输送电量360亿千瓦时至400亿千瓦时。此举不但有力支持湖南乃至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用能需求,为宁夏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而且探索了生态治理新路径。

该光伏电站位于腾格里沙漠东南边缘的中卫市,于2022年9月开工建设。由于腾格里沙漠流动沙丘常向东南移动,中卫市风沙很大。历史上,沙丘曾推进到了中卫市市区。因此,该项目同时通过2.6万亩草方格铺设及草籽播种的方式防风固沙,运用“林光互补”“农光互补”技术,采取“林草药结合”模式,不仅通过生产的绿色电力赋予电能新的价值——环境价值,而且光伏电站还极大程度恢复和增加植被,开辟了“绿能开发+治理沙漠”双赢的新路子,探索了沙漠生态治理的新方式,意义重大。

首先,对于沙漠光伏电站而言,防沙治沙是必须的,资金等相关投入是积极的。这是因为草方格具有固沙的作用,如果光伏电站不扎草方格,大风沙会让光伏板支架螺旋桩垂直裸露严重,导致支架倒塌。因此,与传统国营林场和个人治沙相比,光伏治沙的驱动力和管护水平不一样。一是光伏企业必须防沙治沙,从而保证电站设施的安全。二是光伏板每年要用水清洗,加之光伏板减少了地面水分蒸发,有利于沙生植物生长,并且每个电站都有专人管护,解决了长期以来西部防沙林带“有人种,缺人管”的问题。

其次,光伏电站种草造林治沙的投入只占企业发电经济收益的极小部分,治沙负担轻,企业治沙的积极性高。这与传统治沙造林投入大、收益小形成巨大反差。长期以来,我国西部地区生态建设的积极性不够高,主要是生态建设和保护与经济效益脱钩,没有把生态环境作为资源加以利用。但光伏电站成功实现了生态建设和保护与经济效益相结合,从而极大保证了防沙治沙的高效性和可持续性。

实际上,近年来西北绝大多数光伏电站都在积极进行生态治理,在光伏电站内外种树种草,积极绿化。去年9月,因为光伏电站内草长得太高,位于中卫市的国家电投五凌电力余丁光伏电站邀请牧民进电站放羊吃草。这一影像在网上传播后引发社会关注,成为西部地区以光伏产业促进沙漠生态治理的典型案例。不仅如此,一些光伏电站还实现“板上发电、板间种植、板下修复、园区旅游”,形成光、林、草、药、旅相结合的生态治理新模式。

我国缺林少绿、生态脆弱,受荒漠化、沙化危害严重,分布有八大沙漠、四大沙地,全国荒漠化土地面积占国土面积逾四分之一,首要任务就是“因地制宜、科学绿化”,在该造林的地方造林,不该造林的地方保持原生面貌。沙戈荒“风光”电的开发利用,应以不破坏原有荒漠生态系统正常的生态功能为前提条件。因此,要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积极探索发展新能源、云计算等新产业,不断开辟生态治理的新路径,让沙漠、戈壁、荒漠等给人类生存带来挑战的地区承载起发展的新希望。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拓兆兵)

责任编辑:德庆占堆    

More from 产经 / INDUSTRYMore posts in 产经 / INDUS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