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追忆报国往事 品味宣南文化

北京宣武门以南至广安门以东的地区,具有独特的文化生态,史称“宣南文化”。作家肖复兴在《宣南文化三论》一文中曾说:“谈北京的文化,绕不开宣南文化,它是北京文化的根。”

微信图片_20230713183201.jpg

人杰地灵

历史学家认为,于1153年建成的金中都城,是北京建都之始。金中都的南北轴线就在今天的广安门以东,而广安门内大街正是当年繁华的商业区。

明清是北京文化形成与发展的重要时期,当以皇城为中心的内城成为宫廷文化集中区时,处于外城的宣南日益成为士大夫文化与市井文化的展示地。清初的王渔洋、吴梅村、朱彝尊、孙承泽等大家均流连于此,人杰地灵,极一代之盛。

“宣南这一带有三多:寺庙多、会馆多、名人多。档案馆编《清代宣南人物事略》时,本来想做400多人,结果一下子就列出千人左右的名单”,宣南文史专家孙兴亚感慨道,“宣南的历史文化名人实在是太多了,每条胡同都有一两个。”

而众多寺庙中,报国寺无疑可圈可点,尤其是报国寺西院的顾亭林祠,因大儒顾炎武曾寓居于此,留下“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经世名言,使昭忠报国、实干兴邦的精神得以传承,并发扬光大。

微信图片_20230715115003.jpg

文士之风

科举时代的“士”,其具体身份延及官僚、学术、文学、艺术等群体。宣南文化以士文化为核心,涵盖城建、民俗、商业、戏曲、会馆等诸多方面。

清代的宣南士乡,人数众多、活动空间紧凑、延续时间长久,特别是地处京师,士乡所形成的文化学术平台,是北京作为国家文化中心地位的体现,并向全国辐射其巨大影响力。

关注家国命运、兼济天下苍生是士人内在价值追求与担当的体现。为官为学、论人论事无不植根于此。宣南士人生活在国家的政治中心,彼此间的交流沟通又有空间的便利。因此,士人们在共同的价值理念支配下,在事关国家命运的紧要关头,特别是晚清以来内忧外患的形势下,直言敢谏。他们倡经世之学,奏时代先声,发起维新与改革,探索强国御侮、社会转型的近代化之路。

微信图片_20230715115020.jpg

精神传承

宣南文化中最辉煌的一章,应该是士人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国家的兴亡,为了民族的昌盛所表现出来的报国情怀、变革精神和牺牲勇气。

报国平天下,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崇高的追求、可贵的品质。顾炎武在他的《日知录》里也表明了这种态度:“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梁启超将其概括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努力探求“国家治乱之源,生民根本之计”的志向,一直绵延在有志报国的知识分子的心中。在报国精神的感召下,一代又一代知识分子把情怀化为行动,针砭时弊、变法图强,以一己之身推动时代进步,为了实现民族复兴的理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宣南这片并不大的地方,与整个中国命运相通,迸发出强悍的力量,推动了国家的变革图强。

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这是他们付出的勇气,也是留给今人的财富。

结语:

宣南虽然是地理概念,但围绕这一区域所形成的各种文化现象却超越了时空的限制,演变为一个具有独特意蕴的地域文化概念。20世纪90年代以来,宣南文化重新被提及,发展为新时代的课题。

昔人虽已没,千载有余情。在四季的循环中,人们穿梭在宣南的大街小巷,寻觅着一处处充满传奇与掌故的人文景观,感受着传统与现代的交融,也憧憬着宣南文化在新时代续写出更精彩的华章。

More from 观点 / VIEWPOINTMore posts in 观点 / VIEWPOI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