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最贵“铁皮”不抢手了?沪牌竞拍者同比减近7万人,中标率创新高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7月火热的天气,却未延续到上海车牌竞拍现场,一直炙手可热的上海最贵“铁皮”如今出现了转折迹象。

  7月22日,每月一度的沪牌拍卖结果正式对外公布。上海发布官方数据显示,7月沪牌拍卖个人额度投放10840辆,个人在用车有效额度委托拍卖2235辆,合计拍卖总数13075辆;参加拍牌人数106115人,环比减少5533人;中标率达到12.3%,创下新高;平均成交价92330元,环比增加38元。

  “竞拍市场并没有预想中的激烈,这个月委托我们拍牌的人数明显减少了很多,眼看竞拍者就要逼近十万大关,今年以来竞拍人数减少了将近2万;如果同比去年则减少了7万亿余人,相比2022年初20多万人竞拍的场景,现在我们的生意很惨淡。”对于这一拍牌结果上海一位代拍车牌“黄牛”刘飞(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中标率逐步升高、竞拍者持续减少、车牌价微幅波动,这三个数据出现的变化,是否预示着沪牌“不香”了?

  沪牌“不香”了

  上海一位拍牌者周小姐在7月终于如愿拿到了沪牌。

  “我2月份买了一份标书,让代拍机构帮我拍沪牌,眼见6次机会都用完了,我也不抱什么希望了,没想到昨天代拍机构给我打电话,说已经拍到了,让我尽快去付款。”周小姐高兴地对记者表示。

  像周小姐这样的拍牌者委托代拍“黄牛”参与拍牌的现场非常普遍,很多连续一两年都拍不到车牌的购车者,最后不得已都委托“黄牛”参拍。

  “以前比如三次或者六次拍牌保证中标,还得额外支付一两万的中介费,不过我没有付那么多钱,就给了几千块,主要是我也没有那么着急。以前身边朋友着急要沪牌的确实额外给了不少加急费,我的车牌总费用也就九万多元,不到十万元。”周小姐称。

  “市场行情不好,很多潜在客户都去买新能源车了,还有一部分客户选择不拍沪牌了,宁愿外牌车开着工作日不进高架内环。”刘飞受访时坦言。

  事实上,从今年1月以来,上海沪牌竞拍市场的数据出现了竞拍人持续减少、牌照投放数量逐渐上升的情况。

  具体而言,今年1月上海沪牌合计拍卖总数11129辆,123503人竞拍,最低成交价92400元,均价92497元,中标率9%;2月合计拍卖总数11395辆,121708人竞拍,最低成交价92300元,均价92370元,中标率9.4%;3月合计拍卖总数12483辆,120435人竞拍,最低成交价92300元,均价92385元,中标率10.4%;4月合计拍卖总数13223辆,120214人竞拍,最低成交价92300元,均价92412元,中标率11%;5月合计拍卖总数13214辆,113722人竞拍,最低成交价92400元,均价92547元,中标率11.6%;6月合计拍卖总数12844辆,111648人竞拍,最低成交价92200元,均价92292元,中标率11.5%。

  “如果与年初相比,7月份拍牌者人数已经减少了1万多人,从而使得中标率上升;不过与去年同期相比,2022年7月份上海沪牌投放量是15400辆,参拍者则达到171009人,同比减少了6万多人;假如与去年1月份超过20万人竞拍的场面,则减少了将近10万人。8月份的沪牌参拍者人数会不会持续下降,还不少说。”对此,上海一位资深车市观察者杨佳伟受访时分析。

  参拍者会跌破十万人吗?

  在更多的业内人士看来,从超过20万人竞拍沪牌到只有十万出头的竞拍者参拍,从竞标率只有个位数到超过双位数,上海沪牌市场的变化折射的是消费者心态的变化。

  “上海新能源车保有量在全国城市中排名第一,而新能源车主的增加无疑分流了原本有意拍卖沪牌的群体;此外,一般而言对沪牌比较热衷的上海新市民或者长期在上海居住的群体,近两年也由于种种原因放弃了对沪牌的竞拍。但是这两类群体的离场并没有导致沪牌价格下跌和中标率急剧攀升,其中还有一部分政策因素在内,比如上海在今年初对外牌的限行新政策将17条高架道路在工作日白天全部限行,此前是工作日白天上午十点至下午三点之间是允许上高架的;另外内环道路也由原来白天不限行到上下午各两小时高峰期限行,更加严格的限行规定使得一部分对于沪牌有刚性需求的群体仍在积极参拍,不过这一群体参拍难度在变小,总的参拍者数量也在减少。”7月24日,上海一家中端车行营销总监李兴旺受访时表示。

  就在此前不久,也有上海拍牌市场传出不实消息称,如果随着参拍者人数继续降低,当前的拍牌政策有可能取消。不过这一消息被证实为谣言,上海相关部门从未发布会此类讯息。

  “如果沪牌参拍者人数还是止不住下滑态势,我觉得当前的牌照政策还是会有可能做出相应调整,距离年底还有半年时间,拍牌人数会不会降到8万人左右甚至更低,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对此业内资深人士分析指出。

  如果沪牌拍卖市场群体降至十万人以下,整个沪牌行情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在上述业内资深人士看来,首先车牌收入作为政府非税收入的一部分,每年给上海带来超过100亿元的额外收入,这是基于在牌照投放量这三年多来始终保持在1.3万张左右,且对于拍牌价控制在10万元以内的基础之上。

  “去年初只有6%的中标率,拍牌者要逢拍必参与将近20个月才能拍中,今年可能只要等半年左右就有机会拍中车牌,参拍者的等待时间大大减少,上述情形是考虑在车牌价格稳定上海拍牌收入也不减少的情况下。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上海对车牌价格仍然实行警示价,那么意味着沪牌的升值空间已经没有了,可能存量个人车牌入市的比例就会增加,在保持政府投放车牌在1万左右不变情况下,进一步提升了中标率。”该资深人士称。

  他表示,上海车牌拍卖市场正处在一个激烈博弈的过程中,作为发放沪牌的政府部门、市场竞拍者、存量牌照持有者(手持多张牌照者)以及黄牛代拍机构四方都在进行着无声的博弈。政府部门希望沪牌拍卖制度能持续提供稳定的拍牌收入,竞拍者则希望尽快拿到车牌以及车牌降价,存量牌照持有人则待价而沽,黄牛机构则希望市场一如既往地火热。但是竞拍者作为唯一的“变量”,出现了缩水的情况,短期来说已经对黄牛机构产生了冲击,而从中长期来说必然会对车牌价格和拍牌制度产生影响。

  不过对于存量牌照持有者而言,无论市场怎样变化,早先以三五万元的价格拍下的车牌都已经获得了翻倍收益。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More from 消费 / CONSUMPTIONMore posts in 消费 / CONSUMP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