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431亿元大手笔!蚂蚁回购,阿里“围观”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在蚂蚁宣布股份回购半个月后,阿里的一则公告透露了这桩股权回购的最新进展。

  7月23日晚间,阿里宣布,收到非并表关联方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下称“蚂蚁”)的通知,其向全体股东回购不超过7.6%股份的议案已在当天股东大会上获批。更重要的是,持有蚂蚁33%股权的阿里不参与此次回购,这意味着它不准备降低自己在蚂蚁的影响力。

  出于监管合规的需求,近两年这两家同出一源的公司正在加速做出区隔。但阿里目前是蚂蚁最大的单一股东,自阿里诞生已近19年的支付宝所延展出的蚂蚁集团,也无疑是阿里最重要的关联公司。

  不参与回购

  阿里给出不参与蚂蚁回购的理由是,蚂蚁继续为其若干业务的重要战略伙伴。《华夏时报》记者在阿里新出炉的2023财年(截至今年3月31日)财报看到,这两家公司的业务往来一直密切。

  其中,2023财年阿里支付给蚂蚁及其关联方的服务费一共147.55亿元,同比下降近4%,相较2021财年下降2.3%。支付是蚂蚁面向阿里的最大生意:2023财年“支付处理和担保交易服务费”占据阿里上述所有支出的近85%,2022财年这个数字接近77%,2021财年则刚占据七成左右。

  这个占比变化伴随着阿里支付给蚂蚁的“交易平台软件技术服务费及其他”金额逐年减少,2023财年这项费用只有20.41亿元,不到2021财年的一半。财报显示,这项业务主要与阿里零售市场的营销支持服务有关。记者在支付宝APP看到,淘宝、天猫超市、饿了么、高德等阿里业务在支付宝上都拥有自己的小程序。

  与之相反的是,2023财年蚂蚁及相关方支付给阿里的服务费为118.05亿元,同比增长近21%,比2021财年则增长近四成。

  其中,阿里的云服务是蚂蚁购买的最大业务,增速也最快。2023财年蚂蚁向阿里支付了84.09亿元的云服务费用,占据上述总支出的71%,比2022财年增长近52%,而2022财年这项费用的同比增速是41%。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据他了解蚂蚁的国产数据库OceanBase就跟阿里云有合作。

  与此前财年不同的是,2023财年蚂蚁向阿里支付的费用中,少了中小企业贷款年费这一业务。据记者了解,这一业务原本属于阿里,2015年被出售给蚂蚁,双方还签订了七年协议,蚂蚁每年需向阿里支付年费,不过这项协议于2021年到期。蚂蚁相关人士也告诉记者,据其了解,目前蚂蚁旗下的网商银行有做相关业务,但是自营的。

  而相对频繁的业务往来,从蚂蚁获得的股息看起来更具诱惑力。阿里2023财年第三季度业绩曾披露,当期其收到来自蚂蚁的约105亿元股息。这是蚂蚁市场化融资以来的第二次分红,占阿里2023财年655.73亿元净利润的16%左右。而在上个财年末,阿里还收到了来自蚂蚁的近40亿元股息。

  此外,阿里员工还同时获得了来自两家公司的股权激励。

  记者看到2023财年,阿里授予员工股权激励费用共308.31亿元,其中来自阿里的股权激励为249亿元,来自蚂蚁的股权激励为6.68亿元,来自其他子公司的股权激励为52.63亿元。

  这个组合比例相较2021财年改变较大。2021财年阿里共授予员工股权激励501.2亿元,其中来自阿里的股权激励为293.17亿元,来自蚂蚁集团的股权激励为173.15亿元,来自其他子公司的股权激励为34.88亿元。

  日渐区隔

  蚂蚁眼下这桩股份回购宣布于7月8日。

  在完成整改进入新阶段后,蚂蚁宣布将以自有资金回购现有股东的部分股份,回购比例不超过总股本的7.6%。根据回购方案,蚂蚁集团本次回购的价格对应公司估值约为5671亿元人民币,较2018年C轮融资估值下降约40%,而7.6%的股本价值近431亿元。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蚂蚁集团启动回购有多方面原因,包括提升公司价值、维护股东利益、加强公司信心等。“不过此次回购整体价格不高,对于对市场比较有信心的股东来说,不参与回购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如果觉得现在的价格不足以体现企业的长期价值的话,不参与回购也是很正常的一种选择。”

  蚂蚁方面此前宣布回购的考虑之一是满足股东流动性需求。不过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的自然人股东已自愿放弃参与回购。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3月31日,这两家公司分别持有蚂蚁集团约31%及22%的股份,是蚂蚁的重要股东。

  而更重要的是,此前阿里创始人马云通过杭州云铂控制这两家公司,使他及关联方以不超过8.8%的持股比例,成为蚂蚁的实际控制人。但2023年1月,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的投票结构发生变化,由于马云与这两家公司普通合伙人实体的其他股东之间的协议将终止,马云不再控制这两家公司持有的蚂蚁的多数投票权,这也意味着马云不再是蚂蚁的实际控制人。

  这个巨大变化背后,在蚂蚁IPO受挫以及在监管合规的大背景下,阿里早已动手与自己在2004年孵化出的蚂蚁做出区隔。

  除了阿里2022财年财报显示,当期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等蚂蚁一方管理层悉数退出阿里合伙人名单。阿里还与蚂蚁终止了《数据共享协议》。在2023财年年报中,阿里也提到,日后无意从事任何新的中小企业贷款业务等。

  对于两家公司间做出的区隔,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阿里和蚂蚁两家企业可以完全区隔开,但由于存在共同利益,双方的业务不可能完全区隔开,未来还在同一个生态系统里面。

  江瀚也对记者表示,“就阿里和蚂蚁的关系而言,现在是两家比较独立的公司,阿里与蚂蚁在业务领域和战略布局上存在差异,两者的状态更多的是和而不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More from 消费 / CONSUMPTIONMore posts in 消费 / CONSUMP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