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今年以来股价跌幅超五成!海伦司扭亏,“小酒馆第一股”迷茫寻出路

  (周梦婷 摄影)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黄兴利 见习记者 周梦婷 北京报道

  在北京对外经贸大学不远的居民楼里,坐落着一个半地下且不显眼的小酒馆——海伦司,内部墙上装饰着简单的涂鸦,加上几盏吊灯,再摆上20多张桌椅,这便有了小酒馆的氛围感,最主要的是不贵的酒水,因此成为不少年轻大学生娱乐消遣的最佳选择。

  作为中国最大的连锁酒馆,“小酒馆第一股”海伦司自2021年9月上市以来便持续亏损,股价最高价格也依旧停留在上市首日,之后不仅没有提升反而一路波动下行,尤其今年以来,股价大幅度走低。

  7月24日,在发布净利润预盈1.6亿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海伦司开盘一度涨至5.98%,但随着午盘的下跌,最终当天转跌1.85%,收报6.89港元/股;7月25日,股价又大幅度回暖,截至当天涨幅5.08%,收报7.24港元/股,今年以来股价跌幅超五成。

  业绩回暖

  发布正面盈利公告后,海伦司今年遇冷的股价有了小幅回暖,7月24日,海伦司开盘一度涨至5.98%,最终当天跌1.85%;次日,其股价得到较大幅度回暖,截至7月25日涨幅5.08%,收报7.24港元/股,总市值91.72亿港元。

  7月21日,连亏两年的海伦司发布了正面盈利预告,2023年上半年,公司预计收入介乎7亿元至7.2亿元之间,较上年同期的8.736亿元有所减少;但净利润扭亏为盈,预计其净利润为1.55亿元至1.6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3.04亿元。

  对于净利润扭亏为盈,海伦司表示,随着疫情管控措施的取消,酒馆门店的客流量逐渐回升,门店经营表现好转;以及持续优化产品成本以及规模效应带来的整体毛利率上升;并且精细化管理为其效率带来了优化。关于收入的同比下滑,海伦司的解释则为,是由于特许经营酒馆门店占比提高,而来自该等特许经营酒馆门店的收入以其门店营业额若干百分比计算所致。

  海伦司收入来源包括酒馆运营和特许经营合作,其中酒馆运营2022年营收占比达到了99.27%。目前,海伦司并未披露上半年特许经营酒馆营收贡献数据。作为对比,2021年来自特许经营的收入为约50.8万元,2022年为1132万元,营收占比分别为0.03%、0.7%。

  对于海伦司特许经营酒馆门店业务,酒类分析师蔡学飞对本报记者分析认为,“特许经营门店其实就是开放对外加盟,短期内看可以快速提升企业规模与市场占有率,但是长期看,对于其店面的监管与服务是难点,特别是对致力于品牌化的海伦司来说,作为上市的公众公司,更需要进一步加强相关加盟门店的扶持与管理,从而维护品牌的整体形象。”

  著名战略定位专家、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则对本报记者分析认为,海伦司特许经营门店的增加,会提升其品牌势能,强化其领导地位,以及对整个上下游产业链采购成本的规模效应起到积极的正面作用。

  重启加盟

  海伦司是中国目前最大的连锁酒馆,第一家酒馆于2009年成立,2018年注册成立海伦司公司,在2018年至2020年,海伦司年度收入从1.15亿元一跃涨至8.18亿元,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度溢利也从973.4万元升至7007.2万元。

  然而,在2021年9月登陆资本市场之后,海伦司已连亏两年,2021年,其收入虽然获得大幅度增长至18.36亿元,但是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度溢利却亏损了2.3亿元;2022年,不仅亏损大幅度加大至16.01亿元,收入也下滑至15.59亿元。

  业绩强压之下,海伦司也在尝试做出改变,在2022年报里,海伦司表示,在积极探索转向特许经营的新型合作模式;今年6月2日,其又推出“嗨啤合伙人”计划。根据海伦司公众号披露,“嗨啤合伙人”计划采用的是托管合作模式,海伦司为合伙人提供全方位支持,所有门店统一管理等等支持。

  在成立之初,加盟店在海伦司中占有重要位置,后续随着准备IPO,海伦司放弃了大量“加盟店”,如今却又重启了加盟。徐雄俊对本报记者分析认为,“是为了更好地落实海伦司在全国的加盟合作,吸收各种人才和资源,提升竞争力,以便进一步抢占市场,降低自己的经营风险,同时‘嗨啤合伙人’与其特许经营模式在人才、资本层面是相辅相成的。”

  蔡学飞则向本报记者分析表示,“嗨啤合伙人”是海伦司为了快速扩大体量,抢占小酒馆市场,从而在啤酒旺季开展的新加盟尝试,也有试图导入新品类来提升整体业绩,提振资本市场信心等目的;而且这个模式确实可能会改善海伦司的业绩表现,但是也应该看到,过度的扩张十分考验公司的市场运营能力,而且是否保持加盟商的持续盈利能力也存在诸多难度,具体效果还有待观察。

  蔡学飞继续表示,“相较于特许经营合作模式,‘嗨啤合伙人’捆绑的程度更深,并且采取利润返利的形式,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合作商的经营风险,但是两者经营模式、结构基本一致,也都需要缴纳许多费用才能进入体系,可以说,关键还是看运营效果。”

  扩张之难

  在上市前的招股书中,海伦司曾定下2023年酒馆数量将达到2200家的目标。然而,截至2023年3月19日,其酒馆数量仅为749家,较2022年末的767家进一步减少。照此速度来看,其门店目标恐难实现。

  海伦司堪称“夜间版蜜雪冰城”,在发展过程中,高性价比是其主要特征。其酒水产品主要分为自有产品和第三方品牌产品。其中,自有酒饮包括海伦司纯麦精酿、海伦司精酿、海伦司奶啤等,价格均在10元以下。相对于其他酒馆一瓶啤酒二三十元的售价,海伦司的定价真的足够低。

  然而,高性价比也意味着需要在成本上得到更多控制。通过官网可知,当前海伦司在北京共有7家店,除了暂停营业的工体店,其他门店选址都处于较不繁华的地段。根据年报,价格更为优惠的二、三线及以下城市是海伦司的主要选择,截至2023年3月19日,海伦司749家门店中,二线城市、三线及以下城市酒馆数量分别为360家、308家。

  徐雄俊对本报记者分析认为,海伦司目前核心问题是规模不算太大,而经营成本、运营成本太高,但消费力不足,而且在面临胡桃里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海伦司并没有与他们拉开太多的差距,“这是它当前所面临的一个困境。”

  蔡学飞则对本报记者分析表示,海伦司的问题是其小酒馆模式,甚至是加盟连锁模式,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提高代理品牌销量与自有品牌利润的问题,更多的还是聚焦在如何提升海伦司场景体验与消费粘性和产品复购等方面,应该说,海伦司是有一定创新价值的,也符合国内渠道融合趋势,值得长期关注。

  关于“嗨啤合伙人”对公司业绩、规模有何影响,以及与特许经营合作模式的差别等问题,7月25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海伦司,但相关工作人员并未给予回答,同时于7月24日向该公司发去了邮件,截至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More from 消费 / CONSUMPTIONMore posts in 消费 / CONSUMP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