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54个县域迈入“GDP千亿俱乐部”

■ 本报记者 刘旭颖

中国商务新闻网  7月25日,2023县域经济创新发展论坛在京举办,会上发布了《2023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研究》。研究显示,百强县中进入“GDP千亿俱乐部”的县域达到54个,这54个“千亿县”实现国内生产总值(GDP)8.6万亿元,占全国经济总量的7.1%。

据悉,此次2023赛迪百强县设置了评价“双门槛”,即国内生产总值≥600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 20亿元,从经济实力、增长潜力、富裕程度、绿色水平4个一级指标,以及8个二级指标、27个三级指标进行综合评价。

研究显示,2023赛迪百强县呈现几大特征。从发展规模看,百强县中进入“GDP千亿俱乐部”的县域达到54个,苏浙两省保持领先,闽湘皖蒙省(区)内差异较大,鲁鄂川三省发展潜力较大。从发展水平看,百强县与“粤苏浙鲁”等经济强省体量相当,百强县进出口总额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可与“粤苏浙鲁”等经济大省比肩。从发展动能看,固定资产投资强势拉动百强县经济增长,百强县第二产业增加值超过“粤苏浙鲁”。从富裕程度看,人均可支配收入彰显百强县“富民”与“强县”并重,百强县人均可支配收入占人均GDP比重低于发达省份,城乡人均收入占比较高。

研究指出,2023赛迪百强县可划分为四大发展阶段:爆发期、跃升期、积累期和起步期。总体来看,百强县目前主要处于跃升期和积累期,这类县域已具有较为完善的产业体系,城乡发展相对协调,经济增长稳步而持续;爆发期的县域在某一方面或某些方面具有明显的经济增长趋势,而起步期县域发展相对较晚,经济增速有待提升。

与此同时,百强县发展呈现出三大模式。一是以江苏、浙江为代表的“狼群模式”,调研发现,江苏、浙江县域经济发展相对均衡,县域之间存在较为明显的相互竞逐;二是以福建、山东、湖北、四川、湖南为代表的“雁行模式”,即形成省内县域经济“雁行”梯队式发展格局;三是以贵州、山西、江西、河北、云南为代表的“狮王模式”,集中培育核心典型县市,把其打造成为标兵,引领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研究显示,2022年54个“千亿县”竞相进位,实现GDP达8.6万亿元,占全国经济总量的7.1%。“千亿县”财力雄厚,2022年“千亿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值达到108亿元。当前“千亿县”形成了六大典型发展模式:一是以昆山市、江阴市、慈溪市、义乌市等为代表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创新驱动主导模式;二是以晋江市、南安市等为代表的粤闽浙沿海城市群产业集群驱动主导模式;三是以长沙县、浏阳市、宁乡市为代表的长株潭城市群区域融合驱动主导模式;四是以龙口市、胶州市为代表的山东半岛城市群传统产业升级驱动主导模式;五是以神木市、准格尔旗为代表的呼包鄂榆城市群资源驱动主导模式;六是以仁怀市为代表的核心企业驱动主导模式。

研究指出,县域发展演进呈现八大趋势。“千亿县”快速增长势头强劲,强县标准和发展逻辑发生深刻变革,县域经济在国家高质量发展中的短板加快补强,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进入重要机遇期,县域加快成为投资和消费重要阵地,不同类型县城差异化助力新型城镇化建设,省级行政单元成为统筹县域发展的重要力量,数字化转型成为县域高质量发展必选题。

研究认为,经济强县培育应遵循以下方略:其一,由无向有,推动暂无百强县、“千亿县”等标杆县市的省(区)培育出核心县市。其二,由单核向多点,推动单核示范省(区)向多点引领模式发展。其三,由多点向群,“雁行模式”的县域经济发展加快向“狼群模式”县域迈进。其四,由群向全域,推动江苏、浙江为典型的“狼群模式”县域迈向更高发展层次。

对于县域培育优质企业,研究提出,应支持培育更多优质企业,更好发挥县域在国家高质量发展中的“压舱石”“稳定器”作用;以经济强县为主体,以企业培育、中小企业集群建设为抓手,夯实县域发展根基,提升在国家经济总量中的地位;紧抓稳住市场主体的“牛鼻子”,强化对县域企业壮大的政策支持;持续优化县域营商环境,更好服务企业引得进、留得住、能壮大。

More from 热点 / NEWSMore posts in 热点 / NEW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