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牌药企香雪制药被申请强制执行3.3亿元 连续两年亏损后现资金“窟窿”?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连续两年亏损的香雪制药又遭法院强制执行。

  近日,香雪制药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未能按时履行还款义务,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标的3.3亿元,公司判断申请人为广州高新区投资集团(下称“广州高新投”)。

  今年,香雪制药已经先后两次卷入被执行诉讼案,公司累计被申请执行金额1.8亿元。如今又遭大数额申请执行,对于已经连续亏损两年的香雪制药而言,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

  在公告中,香雪制药也提到,公司资金紧张,已经将云埔厂区、生物岛1号地块等相关资产抵押给了广州高新投。

  业绩承压之下,近几年香雪制药接连出售了兆阳生物、香雪生物、香雪亚洲饮料、九极日用保健品、湖北天济药业等子公司,以聚焦主业。在业绩、债务、诉讼的多重困难之下,2023年对香雪制药发展而言将是一道“坎儿”。

  对此,香雪制药投资者关系部门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存续的债务情况暂时对公司经营不产生重大影响。公司已陆续剥离非主营业务,今年一季度同比扭亏,半年业绩情况可关注公司半年报。

  多起债务缠身

  香雪制药“祸”起一场股权投资。2021年,香雪制药与广州高新投就香雪制药云埔厂区三旧改造项目进行合作开发,云埔厂区主要是香雪制药的中药饮片车间。

  按照约定,广州高新投以 5.5 亿元收购香雪制药云埔厂区,并向香雪制药支付了2.9 亿元股权转让预付款,另外2.6 亿元以借款的名义支付。香雪制药以名下的云埔厂区、生物岛在建工程及该工程坐落的地块为上述协议项下债务提供抵押担保。

  广州高新投前身是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发展总公司,目前是一家以生物医药、检验检测、医美健康等生物医药与健康产业为主责主业的大型综合性国有企业集团,资产规模超过780亿元。

  不过,仅仅一年后 ,双方即由合作变成了“对簿公堂”。因受相关因素的影响,双方合作事项未达成一致,高新投对已经支付的 2.9 亿元股权转让预付款向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对香雪制药提起诉讼,又以借贷名义对 2.6 亿元股权转让款向广州仲裁委员会对公司提起仲裁。

  在广州高新投看来,香雪制药已构成违约,其不仅要求香雪制药连本带息偿还当初的股权预付款,还要求香雪变卖资产后,对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近两年,香雪制药已经卷入多起诉讼纠纷,主要为买卖合同纠纷和建设工程合同纠纷。

  今年以来,香雪制药被广州高新区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华晟基金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华元城市运营管理(横琴)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执行,累计执行标的约1.8亿元。

  香雪制药公告中称,相关执行案均因公司资金紧张,未能按照相关调解书约定按期支付相关款项所致。上述案件中,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对相关事项承担了连带责任保证。鉴于法院已立案执行,如未能妥善解决争端,法院可能会对公司及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的相关资产、股权进行查封冻结,并可能进行司法拍卖、变卖。目前案件的执行程序对公司暂时不会产生重大影响,对 2023 年经营业绩的影响以年度审计结果为准。

  但是对香雪制药的资金压力而言却是雪上加霜。截至2022年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仅1.66亿元,而一年内到期的长期、短期债务合计余额为 20.03 亿元,其中已逾期的银行借款 1.06 亿元。

  香雪制药公告表示,目前自有资金、持续融资能力、较高的可变现资产可保障公司部分短期债务到期本金及利息的偿付。公司已制定了通过经营自有资金,向银行申请借款展期、 债务重组、分期偿还,实施股权融资,出售资产等方式进行偿债安排,以优化债务结构。同时公司也已向地方政府部门、监管机构申请,将公司纳入地方政府帮 扶的名单,帮助公司协调有关银行贷款事项,给与公司更多实质性资金融通支持的机会条件,争取尽快达成债务和解方案。

  两年亏损12亿元

  不得不说,香雪制药握有一手好牌。香雪制药成立于1997年,2010年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香雪”商标是中国驰名商标,拥有全国最大的药用口服液生产基地,是中国医药行业百强企业,曾被《福布斯》评为中国最具潜力成长企业。

  香雪制药以中药制造为主营业务,集现代中药及中药饮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辅之医疗器械、少量西药产品及医药流通等业务为一体。主打产品抗病毒口服液曾创下辉煌,2020年香雪制药抗病毒口服液成为“防疫明星产品”之一,当年的销售额即高达4亿元。

  另一核心单品橘红痰咳液则是全国独家品种,橘红痰咳液秘方被认定为“广东省岭南中药文化遗产”。抗病毒口服液和橘红系列产品曾助力香雪制药营收突破30亿元。

  但是除了几款传统产品外,多年来香雪制药并没有新的核心单品,营收一直依赖抗病毒口服液、板蓝根颗粒、橘红系列中成药及中药饮片四大系列。

  与此同时,中成药的政策环境和市场竞争都已发生改变,中成药集采从省市试点,到扩面跨省联盟集采,如今已经启动全国集中带量采购。仅靠几款老产品“打天下”的香雪制药不得不面临冲击。

  据Wind统计,2015年至2020年,香雪制药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7亿元、0.66亿元、0.66亿元、0.56亿元、0.77亿元和0.98亿元,6年归母净利润合计为5.4亿元。业绩增速已经有失速的迹象。

  2021年,香雪制药由盈转亏,业绩大幅下滑,全年实现营收29.71亿元,同比下滑3.30%,归母净利润为-6.88亿元,同比下滑799.51%,一年亏损超过前6年的净利润总和。

  2022年,香雪制药的亏损有一定收窄,公司营收为21.87亿元,同比下降26.38%;归母净利润为-5.33亿元,扣非净利润为-5.53亿元,分别较上一年减亏1.55亿元、1.78亿元。

  另外,2017年至2022年,香雪制药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52亿元、-4604万元、-2607万元、1.46亿元、-7.31亿元、-5.53亿元,也就是说公司扣非净利6年中有5年是亏损。

  香雪制药在2022年年报中称,宏观环境、市场竞争加剧、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对公司主营业务造成了一定的冲击。此外,公司整体财务费用居高不下,并计提了部分资产减值准备,出售了主要子公司湖北天济的控股权,导致合并报表范围发生变化,综合影响拉低了当期净利润。

  在2022年4月广东联盟清开灵等中成药集中带量采购中,香雪制药的抗病毒口服液和橘红痰咳液仅被纳入备选。叠加市场大环境等多种因素影响,2022年这两大产品系列收入分别同比减少1.83%和39.13%。

  不可否认,香雪制药近年来不断进行多元化转型探索,包括收购多家中药资源公司,布局中药全产业链市场以及研发抗癌创新药、甚至进军房地产等,但是目前收效并不理想。以中药材业务为例,2022年,香雪制药中药材业务营业收入 9.24亿元,同比减少23.54%,而行业背景却是中药材价格的持续上涨。

  另外,香雪制药也通过出售子公司、剥离非主营业务及转让投资项目等操作来聚焦主业、提升业绩。仅2021年,香雪制药就出售了纳泰生物、兆阳生物、香雪生物、香雪亚洲饮料、九极日用保健品等多个非主营业务子公司;2022年,香雪制药又出售了湖北天济35.00%的股权,交易价格为3.85亿元,为上市公司贡献净利润为2243.7万元,占净利润总额的1.19%。

  在创新药研发布局方面,香雪制药脑部肿瘤的小分子药物 KX02 开发项目、口服紫杉醇、口服伊立替康、KX2-391 软膏的研发项目的原研方均为美国 Athenex 公司,即便授权产品能够获得美国 FDA 批准在美国上市,于授权区域内能否获得监管机构(包括但不限于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准上市仍存在不确定性。

  一位长期关注中药板块上市公司的投资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中药产业的政策红利能吃好多年,但是能否吃到要有真本事,不管是老牌企业还是新晋公司,产品、营销或者创新研发中必须要有能独当一面的实力,否则“剩饭”可能都吃不饱。

  2023年一季度,香雪制药实现营业收入5.89亿元,同比下降4.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53.69万元,同比扭亏。香雪制药接下来的业绩走向如何?尚待其8月29日公布半年报时揭晓。

  编辑:颜源 主编:陈岩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More from 消费 / CONSUMPTIONMore posts in 消费 / CONSUMP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