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油价波动!这三大因素左右今年国际石油市场走向

  今年上半年,石油市场各方力量几经博弈,看空者众,而多方力量也在集聚;油价始终保持着区间波动,震幅有所缩小,但未来走势仍然难以捉摸。近一个月来,国际油价稳中向上,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重回80美元/桶以上。综合来看,有三大因素左右今年国际石油市场走向。

  第一,全球原油供应趋紧状况没有改变。

  欧佩克+产油国在6月份决定将原油减产延长至2024年年底,而沙特阿拉伯将继续每天自愿减产100万桶石油产量,产量维持在900万桶/日左右。同时,俄罗斯也宣布为保证市场平衡,将于8月份每日自愿减少50万桶石油出口。

  预料中的减产消息导致当天油价上涨 1%,并没有给市场带来过度恐慌,但分析师一直提醒投资者注意供应紧缩即将到来。

  市场信息较为混乱,很难据此做出准确判断。例如,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非欧佩克产油国将推动全球原油产量在今明两年分别增加150万桶/日和130万桶/日。美国、挪威、加拿大、巴西和圭亚那等国的产量增加幅度较大,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油价上涨空间。

  然而,来自欧佩克的消息则强调需求方。欧佩克一再强调,亚洲持续强劲的经济增长将大大促进今年石油需求增长。沙特阿美公司预测,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石油需求增长将超过200万桶/日。

  对于石油交易业内人士来说,产油国影响油价的任何动向都值得关注,特别是欧佩克屡屡出台限产保价措施。据悉,美国石油和天然气钻探活动有所减弱,一度达到去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当钻探活动收紧时,未来供应将会出现紧张情况。美国还存在监管环境问题,拜登政府大力支持新能源和替代能源的发展,这进一步削弱了未来生产更多石油和天然气的动力。此外,俄罗斯原油出口目前已连续2周出现下降迹象,下降趋势可能持续半年以上。可见,今年夏天原油供应将出现紧张状况。

  渣打银行的研究报告指出,未来几个月全球石油供应水平将发生重大变化,上半年主要产油国的供应控制一直是关键;到了下半年,市场需求可能会起主导作用。对此,国际能源署表示,随着全球范围内的原油需求弹性增加,可能导致下半年供应趋紧,对油价构成压力。但该机构预计今年下半年布伦特原油平均价格为79美元/桶,高于此前预估,同时将明年油价上调至平均每桶 84美元。

  第二,原油战略储备充当价格控制工具。

  “石油武器”由来已久,早就被当成应对地缘政治冲突的有力工具,现如今也不例外。

  近年来,美国和沙特关系全面降温,从战略盟友到冷眼相对,究其原因,还在于两国都在争夺原油市场的定价权。

  沙特决定与欧佩克+其他产油国一起削减石油产量,使得正忙于与高通胀作斗争的美国如鲠在喉,因为高企的能源价格必然会加剧通胀,打乱美联储的如意算盘。只要沙特采取减产行动,美国便会警告其“承担后果”。

  有分析指出,油价高低事关重大。对欧佩克和其他产油国来说,自然是价格越高越得利,而恰恰相反,主要能源进口国和消费国则希望得到廉价的油气供应。理论上讲,沙特要实现今年的财政盈亏平衡,需要每桶油价达到78美元作为保障,这样原油出口收入才能满足其预期财政支出。当然,实际支出要远大于预算。较低的原油价格将造成一些产油国入不敷出。

  另外,一些依赖进口石油和天然气的主要西方国家担心80美元/桶的价格将助长通胀,而利率保持高水平则容易导致经济衰退。甚至在美国流传这样一个说法:油价每变化10美元,一加仑汽油价格随之变化25美分至30美分;而一加仑汽油每上涨1美分,每年就会损失超过10亿美元的消费支出。所以,当国际油价超过80美元/桶,甚至突破百元大关时,美国必然会有所动作,其中一个重要干预武器就是石油战略储备。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统计,美国石油战略储备(SPR)目前处于数十年来的低点。截至7月14日,当周美国商业原油库存减少70万桶,总数为4.574亿桶;汽油库存减少110万桶,产量大幅下降至日均950万桶。去年,拜登政府开始释放1.8亿桶原油储备,以便打压油价,到目前共出售了2.91亿桶。也就是说,即使以70美元/桶的成本补充近3亿桶石油,也需要花费210亿美元,这对美政府来说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也有专家分析认为,如果没有充足的战略石油储备,美国很快会面临能源供应链中断的风险。也许美政府还不能放弃SPR这样的安全网。但是,明年又到了美国大选年,拜登政府当务之急显然是要抑制通胀稳就业,而继续释放石油战略储备是控制油价的最便利手段。

  第三,世界经济增长不确定性降低石油需求预期。

  国际能源署研究报告认为,在加息背景下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尤其是主要经济体工业活动放缓,全球对石油需求增长有限,欧洲市场一直萎靡不振。上半年全球经济表现可谓喜忧参半,因此不能完全排除下半年经济出现衰退的可能性,不甚乐观的经济前景也将给油价上行带来压力。

  全球经济增长存在不确定性,对石油需求的潜在影响也难以预料。国际能源署在近日发布的月度石油市场报告中预计,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增长220万桶/日,达到1.021亿桶/日,创下新纪录。受石化产品使用量激增的推动,中国将占全球石油需求增长的70%。美国能源信息署也预计,今年石油消费量将增加160万桶/日,明年将再增加170万桶/日。统计数据还显示,6月原油供应量仅比去年10月份欧佩克+第一轮减产开始前的水平低7万桶。伊朗石油产量激增、哈萨克斯坦和尼日利亚逐步恢复产能,使得原油市场供应足以满足需求增长。

  相比之下,欧佩克的预期则更为乐观。欧佩克秘书长海赛姆·盖斯认为,到2045年,全球原油需求将增至1.1亿桶/日,比目前水平增加23%。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和印度,将在可预见的未来推动全球石油需求增长。

  华尔街一些大投行一直是看空石油的主力,半年来石油期货市场也因卖空者主导投机市场而变得人心惶惶。高盛将今年油价预测从100美元/桶下调至86美元/桶。花旗分析师也悲观地认为,由于需求低迷和年底前非欧佩克产油国供应增加,即便沙特坚持减产也不太可能长期维持80美元/桶的价位。目前来看,无论是商品市场还是资本市场,大家都在观望。

More from 产经 / INDUSTRYMore posts in 产经 / INDUSTRY »